平頂山工業職業技術學院示范建設網站

中文字幕手机在线看片

          <output id="trhx1"><noframes id="trhx1">

          <em id="trhx1"></em>
          <meter id="trhx1"></meter>

                <p id="trhx1"><strike id="trhx1"></strike></p>

                <cite id="trhx1"></cite>

                <sub id="trhx1"><del id="trhx1"><em id="trhx1"></em></del></sub>

                <font id="trhx1"></font>


                  高職的前程

                  添加日期:   2012-3-7   

                   

                   

                   ■本報記者 翟帆

                    2012年1月,中山大學原校長黃達人撰寫的《大學的聲音》一書由商務印書館正式出版。為了完成這本書,黃達人用了半年時間,走訪了國內21所著名高校,對24位校長和書記進行了訪談,記錄下這些中國教育精英深刻的思想和理念,展示了高校領導者生動的個性和風采,相信這本書一定會給關注中國高等教育發展的人以啟迪。

                    在這本書的前言中,黃達人除了歸納訪談體會、梳理辦學心得外,也談到了自己想法和做法上的一個變化——把對“985”高校校長、書記的訪問告一段落,轉而將目光放到高職教育的發展上。從去年8月起,黃達人開始了對國內高職院校的訪問。

                    黃達人書中的這段話引起了記者的濃厚興趣,是什么改變了這位著名大學校長的主意?又是什么引起了這位教育改革者的注意?半年多對高職院校的訪問,給了他什么樣的思考和感受?全國兩會召開前夕,記者在翻看了《大學的聲音》之后,又傾聽了黃達人關于高職前程的聲音。

                    1 高職院校同樣可以爭創世界一流

                    不是說只有“985”大學才要創世界一流,不同類型的學校對于“一流”應該有自己的標準,都可以創造本類型的一流。

                    記者:從去年8月到現在,黃校長都走訪了哪些高職院校?

                    黃達人:這半年多來,我調研了北京、天津、山東、江蘇、浙江、廣東、廣西、重慶、四川、安徽、陜西、吉林、黑龍江、寧夏、新疆等地的20多所國家級高職示范校、骨干校和民辦高職,還有新加坡南洋理工學院,與25位高職院長進行了深入交流,并考察了學院的實訓場所。

                    記者:作為一所“985”大學曾經的校長,您為什么會對高職院校的發展產生興趣?

                    黃達人:如果說走訪“985”高校在任或卸任的書記、校長,是傳播大學的聲音,那么調研高職院校,則是關注高職的前程。

                    我對于高職的關注,并不是心血來潮,我在中山大學做校長時,就一直關注。我曾經在報紙上公開講過,我們要打造一批高職中的清華、北大。不是說只有“985”大學才要創世界一流,不同類型的學校對于“一流”應該有自己的標準,都可以創造本類型的一流。中國的高職院校,也要有這個心氣。而選擇這個時間來作高職調研具體有三個原因。

                    第一,從精力以及時間上來講,卸任以后,可以將注意力從精英教育轉向大眾教育。我國的高等教育經過十多年的快速發展,實現了從精英教育向大眾教育的轉型。不過像我們中山大學這一類型的高校,雖然也進行了擴招,但基本上還是走精英教育的道路,真正承擔著大眾化教育重任的是高職院校和地方本科院校。如今高等職業教育已占據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

                    第二,從經濟發展來看,產業結構調整呼喚高等職業教育的發展。目前,我國正處于產業結構調整的關鍵時刻,高職院校在其中起著直接而特殊的作用,發揮這種作用一個重要方式就是提供大量產業發展所需要的一線高技能應用型人才。此外,我國的產業結構調整需要利用國際市場,而跨國公司來華投資、擴大產能所要考慮的關鍵因素之一就是當地是否設有高等職業教院校。例如,德國大眾當初在廣東設廠有兩個備選地點,增城和佛山,最后選擇佛山的重要原因就是當地有開設汽車專業的高職院校。

                    第三,從社會需求來看,高職院校的生存空間受到擠壓。我國社會是典型的學歷社會。由于高職院校在招生錄取時批次靠后,在與普通大學進行生源競爭時明顯處于劣勢。有的學生適合走技術教育的道路,但卻得不到社會和家庭的支持,因此出現很多達線考生放棄就讀的現象和轉向國外求學的傾向。此外,隨著人口拐點的到來、高考生源逐年下降,不僅北京、上海等高教發達省市出現招考人數“倒掛”情況,去年像山東等人口大省也開始出現這一情況。長此以往,不但大大擠壓高職的生存空間,而且直接影響我國在國際上的教育競爭力。

                    記者:您對高等職業教育面臨形勢的分析很精準,您的呼吁會讓高職院校備受鼓舞。

                    黃達人:其實對于高等職業教育,我是既懂也不懂,因為高等職業教育畢竟是一種不同于普通大學的教育類型。不過,也正因為不是圈子里的人,沒有審美疲勞,才會越看越有味道,對于高等職業教育的認識也在逐漸加深。

                     2 高職院校和普通大學是類型而非層次之分

                    拖拉機的作用是汽車不可替代的,比如說耕地,但是如果非把拖拉機放到高速公路上,最差的汽車都比它跑得快。

                    記者:您談到了高等職業教育是一種不同于普通大學的教育類型,這一點,還有很多人,包括從事高等職業教育的人都沒有形成正確的認識。

                    黃達人:在調研過程中,我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了普通大學與高職院校是類型之分而非層次之分。長春職業技術學院的馬軍院長在歸納這兩者的區別時用了一句很形象的話:你攀登的是珠穆朗瑪峰,無限風光在險峰;我是住在山底下,有山有水有河流。

                    記者:這些比喻,確實非常形象。不同類型的學校,不能用一個標準去評價。

                    黃達人:半年調研,讓我對高等職業教育形成了一些基本認識。

                    首先,我感到,高等職業教育正日益受到關注,進入了快速發展期。調研中,寧夏職業技術學院的撒承賢院長對我說:“通過這幾年示范校的建設,高職院校在硬件上和國外相比,可以說一點也不差!贝_實,近十年來,尤其是教育部啟動“國家示范性高等職業院校建設計劃”以來,高職院校在內涵建設方面取得了長足發展,涌現出一大批優秀的院校,高職教育的職業性特征逐漸顯現,在職教戰線上,高等職業教育已經起到引領、示范及核心作用。高職院校在辦學定位、人才培養模式、校企合作、雙師型教師隊伍、實踐教學條件、服務區域經濟發展等方面已形成了自己鮮明的特色。

                    其次,我感到,高職院長對所從事的事業付出的心力絲毫不亞于國內著名大學的領導,甚至他們面對的困難更多。蕪湖職業技術學院的徐建平院長告訴我,只要高職院長有激情,就可以辦成很多看起來辦不成的事。高職院長們對教育制度、政策的熟悉程度甚至超過普通大學的辦學者。幾個月前,我偶遇我們學校的李延保老書記,他為了調研創新人才培養,走訪了一批學校,他的感受是,中學里有一批教育家。而我說,高職里也有一批教育家。

                    我深深為高職院長們對于高等職業教育的熱情和執著所感動。廣東嶺南職業技術學院院長俞仲文對我說,在現行的招生體制下,高職院校的學生在高考成績上不如普通大學學生,但學校沒有放棄對他們的培養。培養學生,高進高出,是名牌;高進低出,是冒牌;低進低出,是雜牌;低進高出,才是品牌。西安航空職業技術學院的趙居禮院長也表示,要變“補短”教育為“揚長”教育,樹立學生信心,挖掘學生潛力。

                    我能夠感受到高職院長們辦學的艱辛與責任。在訪談中,有兩位高職院長,都是東北漢子,性格豪爽,說到動情處,甚至流下了熱淚。

                         3 以落實生均撥款、推進體系建設增強吸引力

                    構建職業教育體系,絕不是簡單地讓高職院校升格為普通大學。升格后,辦學很容易偏離原有的職業教育方向。

                    記者:高職的院校長們確實十分不容易,所以才更需要政府和社會各界的支持,需要大家集思廣益,共同努力。

                    黃達人:我的調研活動一直得到教育部職業與成人教育司的支持。我與財政部以及教育部財務司也溝通過,他們也支持我為職業教育呼吁。這讓我感受到,職業教育正得到很多領導、很多部門和很多人的關注。這半年,通過和高職院校長們的交談,我似乎看到了推動高等職業教育發展比蝦玫那腥氳恪?/p>

                    記者:那真是太好了。對于高等職業教育發展中面臨的困難和存在的問題,大家都看在眼中,希望能找到合適的推進路徑。

                    黃達人:我認為,一個切入點是落實高職院校的生均撥款。我所調研的一些高職院校,有70%左右的學生來自農村和城市貧困、問題家庭。由于高職院校辦學成本高,而全國大部分地區尚未落實對高職院校的生均撥款,因此學費一直降不下去,這樣對學生尤其是家庭困難學生的吸引力就上不來。麥可思公司王伯慶常說一句話:“高職教育是中國最大的扶貧項目,也是中國最大的社會和諧工程!蔽艺J為,高等職業教育已經成為一項民生工程。因此,這次兩會上,我寫了一個“關于加大高等職業教育財政投入的建議”,建議根據“誰舉辦,誰出錢”的原則,盡快出臺相關政策,使高職院校在“十二五”期間的生均財政撥款與當地本科院校相一致。

                    另一個切入點是推進職業教育體系構建。教育規劃綱要中明確提出要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看到一個可實施的方案。從目前的改革措施來看,主要集中在解決中高職的銜接問題上。

                    我認為,當務之急應該是尋找構建職業教育體系的突破口,解決產業結構調整所需要的技能型人才的問題。長春汽車工業高等?茖W校的魏崴校長有句話說得好:“汽車流水線都是從國外進口的,但為什么生產出來的汽車不如發達國家,看上去是產品的問題,其實是人的問題”。人才緊缺,但作為承擔技能型人才培養任務的高職院校在社會上卻未能獲得考生和家長們的青睞。西安航空職業技術學院趙居禮院長開玩笑說:“為什么一說體育加上職業,就是最高水平的,比如美國職業籃球聯賽,可教育加上職業,就低人一等?”通過調研,我發現,并不是高職院校辦得不好,相反,大部分高職示范校和部分骨干校比一些地方普通大學的辦學水平要高。高職缺乏吸引力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整個職業教育的體系還沒有建立,發展面臨一個玻璃天花板。

                    同樣為新加坡經濟轉型、產業結構調整提供支撐的新加坡南洋理工學院是國內很多高職院校效仿的對象。我今年專門去訪問了這個學校,非常有特色,在社會上很有吸引力。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新加坡高等教育的立交橋比較完善。因此,重要的是推進職業教育體系的構建,完善我國高等教育的版圖。

                    記者:說起構建體系,很多人就開始琢磨,是不是要把高職院校升格為本科就提高了吸引力。

                    黃達人:構建職業教育體系,絕不是簡單地讓高職院校升格為普通大學。因為高職院校升為本科以后,雖然文件上要求仍然按應用性本科進行人才培養,但實際上由于應用性本科的辦學成本要高于普通本科,升格后,學校從行政上也不再歸職教部門指導,轉歸高教部門指導,辦學很容易偏離原有的職業教育方向。

                    我去齊齊哈爾工程學院訪問,曹勇安院長在學院升為本科后,提出三個“堅定不移”:堅定不移地走高等職業技術教育之路;堅定不移地走政校合作、校企合一的高等職業技術教育發展之路;堅定不移地去探索高等職業技術教育規律。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但堅持下來很不容易。

                    記者:目前的專升本考試制度,對高等職業教育發展有幫助嗎?

                    黃達人:專升本考試制度由于更強調學科性質,忽略了對技能的要求,因此只能解決部分高職畢業生提高學歷的需求,卻解決不了產業和社會對技能型人才的需求。

                    今年兩會,我還要提交一個“關于高職院校試點四年制職業本科專業的建議”,建議在產業聚集、產業有強烈需求的部分地區,選擇與當地產業緊密聯系、有實際需求的相關專業,依托辦學水平高、辦學條件好的高職院校,進行四年制人才培養的試點。

                      4 高職院校姓“高”要體現大學功能

                    高等職業教育既然姓“高”,是高等教育的類型,就不能忽略大學文化的建設。

                    記者:以上兩個切入點,都是提給政府部門的,從政策落實和頂層設計上進行呼吁,如果能夠盡快推進,相信高等職業教育的吸引力將會大大增強。

                    黃達人:是的,下面這一點就是對高職院校的建議了,要加強自身建設。

                    記者:高職院校需要從哪兒發力呢?

                    黃達人:一方面,高職院校在進行技能教育的同時也要重視素質教育。

                    由于高職院校走的是“校企合作、工學結合”的人才培養道路,在學生的素質教育方面,有一部分高職院校的院長提倡通過企業文化或行業文化教育學生,這樣學生一入學就可以感受到企業文化和氛圍,為以后工作迅速融入企業文化奠定基礎。

                    高職院校的素質教育需要企業文化,但我想,高等職業教育既然姓“高”,是高等教育的類型,就不能忽略大學文化的建設。杭州職業技術學院的葉鑒銘院長說得好,為什么我們學會開車以后不會再回駕?唇叹,而我們的學生畢業很多年后對母校始終懷有深厚的感情?關鍵在于高職不是培訓中心,而是大學,有大學文化和大學精神對學生的熏陶和引領。

                    許多高職院校都很注重大學文化的建設,比如順德職業技術學院,自創校之始就一直強調這一點;蘇州工業園區職業技術學院把培養創新精神作為學院文化建設的載體;深圳職業技術學院院長劉洪一則提出建志愿者之校,我特別欣賞用志愿者精神的建設來作為大學文化建設的載體,從某種意義上講,志愿者精神應該就體現了大學價值的終極追求。即使在一些以工科為主、與企業聯系緊密的高職院校,如四川工程職業技術學院、重慶工業職業技術學院,也不是簡單移植某個企業的文化,而是更注重引入工業文化。

                    前段時間,我參加全國高職素質教育協作會,在會上提出,素質教育不在于上了多少門課,而是靠養成,通過大學文化建設對學生進行熏陶。參會的楊叔子院士會后對我說,很贊同我的觀點。他說,素質教育其實就是營造一個醬缸,把學生丟進去就行了。關于大學的文化建設,我認為應該有這么幾個方面:一是要有尊重學校歷史的辦學理念和大學精神;二是要有重視教學和創新的文化;三是要有為教學、科研服務的行政文化;四是要有制度文化。

                     另一方面,諸如人才培養、科學研究、社會服務和文化傳承的大學功能應該在高職院校同樣得到體現! 

                        特別是科學研究,往往被人們所忽視。在我訪問的新加坡南洋理工學院,就把科研作為對教師的基本要求。南寧職業技術學院的陳建新院長也提出,在高職院校同樣需要科研,只不過,高職科研的方向不是關注國際前沿和國家重大需求,而是強調服務行業和區域。

                    在服務行業方面,溫州職業技術學院這幾年主動做了一些為行業服務的事情。溫州是中國電氣之都,學院就有電機電氣專業;溫州是中國泵閥之鄉,學院就有閥門專業;溫州是汽摩配件之都,學院就有汽車電子、汽摩零部件制造專業;溫州是鞋都,學院就有制鞋專業。學院每個專業都設有針對企業或行業的研發中心,實現了產學研的結合。此外,還有齊齊哈爾工程學院為中科院及航天事業的特殊需求制造了專用機床,四川工程職業技術學院研究用機器人技術解決焊接難題,這些都是為行業提供科研支持。

                    在服務區域方面,由于區域經濟發展情況不同,在現階段,高職院校并不強求做到科研支撐。天津職業大學的董剛院長告訴我,在天津大型企業聚集,即使是國內著名大學,對這些企業的科研支撐也是有限。不過,我認為高職院?梢酝ㄟ^專業設置的調整實現對區域經濟的服務。例如,天津中德職業技術學院抓住空客項目落戶濱海新區的契機,圍繞產業鏈的發展,先是開發培訓課程,通過培訓把師資和企業專業技術人員緊密結合,然后申報飛機制造技術專業。北京工業職業技術學院坐落于原首鋼附近,首鋼搬遷后,該地區要建設成“中國動漫基地”。該校就撤銷針對鋼鐵行業的專業,并把計算機專業改造成動漫專業。

                    因此,我認為高職院校也要更進一步提倡產學研結合,把科研作為對教師的基本要求。我在訪談四川工程職業技術學院司徒渝院長時,形成了這樣一個認識:高職科研的這個“研”字,主要應落實在管理創新、產品更新和工藝流程改造上,而非科技創新。

                    記者:作為一名全國人大代表,您這種扎實調研、履行職責,反映呼聲、敢于直言的工作作風很讓人欽佩。

                    黃達人:作為人大代表,提出的每一項建議或議案,都應該力求準確。盡管我用了半年的時間,看了20余所學校,并努力反映全貌,但我深知,自己只是看到了高等職業教育的局部,觀點不一定都正確。前不久,我到東北作調研,聊起二人轉,當地人問我能看懂多少。我答,看懂70%。結果,當地人說,那看不懂的30%才是二人轉的精華。我想,我可能也只是看懂了高等職業教育的70%。

                    總之,我想盡己之力呼吁一下,我國高等職業教育發展到今天,有了量的積累和質的提升,在新的發展契機下,有必要進行重新定位,展望未來的發展。而且,我認為,高等職業教育如果有一個好的發展,對高等教育本身必然是一種促進。山東科技職業學院的徐建明院長曾說過一句話:“當高職院校對普通大學形成沖擊的時候,高等教育真正的發展就到來了!焙軐,希望那一天早點到來。

                    黃達人 1945年4月生,浙江象山人,數學教授。1962年至1968年就讀于浙江大學數學系,畢業后到浙江臨安農機廠工作。1978年至1981年在浙江大學數學系讀研究生,畢業后留校任教。1985年至1986年在美國南卡羅來納大學做訪問學者。曾任浙江大學教務處處長、副教務長等職。1992年至1998年任浙江大學副校長。1998年11月調任中山大學常務副校長。1999年8月至2010年12月任中山大學校長。是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

                      《中國教育報》2012年3月7日第5版




                  添加:2012-3-7      人氣:6835
                  << 后退  返回頂部  關閉窗口  
                  中文字幕手机在线看片